科幻小说中也曾出现过这样的情景:人类拥有了如计算机一般思考的能力,于是科技腾飞、经济发展,不费吹灰之力便能征服宇宙自然。可作者往往没有触及的,是人们笑容中的麻木、心中渗出的寒冷。苹果公司总裁库克担心人类有朝一日像计算机一样思考,失去了价值观和同情心。精准的坐标背后,是无处寻觅美好的悲哀。

当我们储存了上亿个公式精准衡量人情利弊,金钱利益便成了唯一的筹码。亲情避之不谈,友情也悬于一线,爱情更是建立在物质之上。随之消失的是佳节的团圆,清明的哀思,和牵动心弦的一抹乡愁。电子贺卡无法挽回的温热烟火气,一旦失去了温度,就凝固成整块冰冷。

若朱自清在静夜外出后没有挥毫作文,而是发了一条朋友圈,那么便没有了《荷塘月色》,没有了散文佳作,没有了那享不尽的荷香月影。试想,若面对美景时,眼睛摄下的是高清却静态的图像,脑海中浮现的是二进制编码的赞美,再美的图景也会褪色,再充沛的情感也将流于苍白。近年来,如《朗读者》、《见字如面》的“文化清流”,便是在试图唤醒人们感受与抒情的欲望。我们都背负着不同的情感,沉甸甸的是各异的经历与情感。美文美句的复制黏贴不足以抒情,遍地皆是的“大众化情感”不再珍贵,别主动放弃了深思与感慨的能力,别让抒情也言不达意。

百年前诗人的笔端浮现“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”,在那一刻,所有的感官交相辉映,天空银河也为之起舞,这便是想象的魅力。实景写生的光影散落成了印象派,黑白笔墨的留白嵌进了万千背景,而计算机产生不了错觉,也描摹不出惊艳的图画。毫无误差的思考也意味着不再“耳聪目明”,折断了想象的翅膀,也不再能于诗篇中找到与他人心灵相通的美好。唐诗的高山大河,宋词的小桥流水,也不过寻常巷陌,冷清又无奈。

人工智能在棋局中让我们接连败退,可人类终究无畏,原因便在人类的意识没有边际,因有情而可爱,因思考而睿智,因千百年的文化传承而富有力量。我们会失败,会出错,更会化错觉为慧眼,变苦痛为动力。相比计算机,我们无疑更为幸运。

整齐划一的word排版怎比得上信笺上的泪渍,朋友圈的定位也终究不如异国的信戳更引人回味。科技发展的力量不可抵挡,但我们仍需站在它的门外,带着纷飞的思绪和炙热的心跳,一笔一划刻下生命的印记,一心一意觅得世间的真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