厦门的三月是个上进的乖孩子

它的体温就像一篇递进式的文章

在这所不怎么知名的学堂里

弥漫着压力味的芬芳

厦门的三月,欢声陪着笑语

似战争中的友情

生死之间的爱情

离别以后的亲情

今年的三月,不如往常

见不着盲人提着灯笼

听不着百鸟争着发言

是自己的错

习惯了城市的繁华,喧闹

厌倦了乡村的朴素,宁静

现实扑朔,梦境迷离

醒时擦出泪痕

水珠里面装的是你的梦还是我的梦

去年三月岂是朝朝暮暮

今年三月如你独秀一枝

《自然之雨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