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亲的房门到我房门的距离是七步,我的房门到母亲的房门的距离也是七步。七步,看似很近,可心与心的距离,也只有七步吗?

坐在书桌旁,看着被我演算来演算去终是错误答案的那道题,心里顿时升起一股莫名的火气。这火自然而然的就烧到了在我身旁忙来忙去的母亲身上。

“妈,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的,思路都被你晃没了。你要是闲,就回到屋里看电视去。”身后,一阵沉默。一声叹息后,屋中便只剩下了我一人。听着母亲的脚步,一步,二步……七步。一声比一声微弱,但却一步比一步重地落在我的心头,心中顿时沉甸甸的。

忘记了这已是第几次对母亲不耐烦的说话了,只记得房门那七步的距离,仿佛越来越远,远到我竟没有勇气去走过去,走到那头——母亲的房门。我真的做错了吗?心中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流逝,想要去抓住,却发现根本力不从心。

母亲的敲门声,把我拉出了沉思,“女儿,我进来噢?”“噢”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母亲进我房间变得小心翼翼?心中有一种胀胀的感觉。转脸,便看见母亲带着略微讨好的笑,端着一杯牛奶:“小乖,学习累了吗?来喝点牛奶,补补脑子,休息一下。”母亲那充满期待的眼神,刺得我的双眼一阵发疼。母亲见我喝完了牛奶,便拿着杯子飞一样的走了出去。看着母亲狼狈逃脱的身影,我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仿佛她刚才面对的不是她亲爱的女儿,而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小恶魔。

是啊,我不就是一个小恶魔吗?吓得母亲整日唯唯诺诺的在我身旁,生怕我一不开心又要闹个翻天覆地。那无比近的七步,却因为我的执拗而变得宛若天涯。

望向房门,我仿佛又看见了母亲拉着我的小手,对我说,“乖乖,你现在长大了,要自己睡。母亲的房门只和你差七步,很近,不用怕。”而我用稚嫩的声音答道:“不嘛不嘛,七步,太远啦,人家要和妈妈在一起。”……小时候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,都觉得这七步太远,可这远的含义,却早已变了味道。我仿佛明白了什么……对,我心目中的那段距离,正应该由我慢慢走过,让其不复存在。

推开房门,向母亲的房门轻轻走去。一步,二步,三步……在这七步之间,爱正在悄悄蔓延,心与心的距离也正在缩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