铺素笺,磨老墨,裁清风,剪明月,装饰心中的点点青春。

水太蓝,所以想要漫出地平线。风都留在树林里,所以叶子喜欢唱情歌。阳光打磨鹅卵石,所以记忆越来越沉淀。

你还记得吗?记忆的炎夏,亦如所有的相逢那样波澜不惊,又似那样的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你就这样和我迅速打成一片,毫无预兆,许是上天早已安排好一切,只等我们相遇。

从此,你我都不再孤单,有了一个可以聊得来的伴儿。把你的欢乐让我分享一半,你的忧愁我替你承担一半,我们就会是最亲密的人。你可以毫无顾忌地跟我吵跟我闹跟我哭跟我笑,在我面前你不必有面具,不必是淑女,我会包容你,因为你是我最亲密的人。你的一个眼神,我的一个小心思,无须彼此多言就已心领神会。我以为这样的你会占据我整个青春或是以后更长的生命。

上天总是喜欢给人考验。本以为距离再远也阻隔不了彼此的心。

转眼已是高二文理科分班,因为彼此的爱好,我文你理,我在后栋楼你在前栋楼,似乎成了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,隔膜由此而生。在一起没有了共同的话题,于是沉默,不再是从前的因为互相了解而沉默,而是变得没话说。你似乎有了一个更懂你的人,我们再次相遇也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擦肩而过,你没看到那时我红了的眼眶。

我无法怪谁也无法怨谁,眼泪成了宣泄一切情感的源头,似是止不住,像极了那个逝去的夏天。我本以为“天真岁月不忍欺,青春荒唐我不负你”这样的话说了便是一辈子。我本以为毕竟我们那么熟悉过,失去了你我会从此一蹶不振,原来也仅是痛苦一番过后再无其他。地球依旧转动,太阳依旧升起,水一样流淌,花儿依旧开放,我们依旧要结识新的朋友,你我依旧有彼此的生活要过。

既然散落的都已蒸发,喧哗的都已沙哑。我还有那没结果的花,未完成的牵挂,你在那个地方过得可安好?

时间的齿轮在不停地转动,转了一整个夏天。在这美好的青春岁月里,我曾遇到一个如山间清爽的风、如古城温暖的光的你,就不觉得后悔。

就让这段岁月埋藏彼此心中,让风儿吹走一切阴霾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,青春还是青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