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能让我选择我未来的路的话,我希望我是隐密在山里面,有秘密,不是讨所有邻居喜欢却很坚实的一棵树。

选择在成为一棵山林之树,远离人们生活中的开心与悲伤,远离有生活规律的时钟方向,远离这儿一切一切似幻影般的生活。我想要自由,想像小鸟那样游离天空之中,也想像花儿、小草那样安稳大地。我想,我愿意放弃人类高雅的生活方式,更希望依靠脚下坚实的土地生活下去。

可能人们会觉得我又傻又呆,如果真的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的话,为什么不选择美好的愿景,成为令人羡慕的大人物,过着贵族般的家庭生活呢?我会肯定的回答:“因为我不喜欢与人争吵,不喜欢爱恨更替无常,不喜欢忙活之后闲得发慌,不喜欢刚才还在说笑之后便是打骂,更不喜欢被一成不变的数学公式所丈量的明明丰富缤纷的世界。”我喜欢树上绿绿的叶子,喜欢树上结实的枝叉,喜欢深藏地底下的树根。这些之外,还有我要好的动物朋友们。在我成为一棵隐秘的大树之后,就会有客人来访,可能是野兔,可能是鸟儿,可能是吹黄衣裳的秋风,也可能是一个旅人。也许有人会问说:“不就是一棵树嘛,动物们能注意吗?”我会抿嘴一笑,外表苍茂普普通通的一棵树,其实隐藏着一个温暖的秘密——我的衣袍之下有一处暖和舒适像卧室的房间。这样的话,我就可以看到,在我的羽翼之下,小野兔可以放心出窝玩耍,在我的裙摆之下,没有老鹰来追赶;我可以看到鸟儿在我的臂膀上筑巢安家,避过寒冷的冬天;我还可以看见脚步匆匆的旅人偶尔停歇时的微笑。

虽然这样可以使我开心,但是,我觉得还有一点不足,而这一点就是——我必须一棵很坚强的大树。不管树的外表多么的难看、残破,为了想保护动物朋友们的想望,我得在多么强劲的风中,多么大的雨下坚强地直直地挺立着。就算再大的风雨,都无法使我的脚离坚实的大地。我不需要像金子一般的叶子,也不需要像铁一样的树枝,我只要一块能使我过得安稳的土地。

我希望树门的开与关能随心所欲,这样的话,就可以让我有选择访客的权利。我会让彷徨无依的动物朋友们进来隐藏,把欺凌弱小的凶残野兽阻隔在外。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弱小者在我眼前被吞噬,更无法容许我的树屋内有血腥暴力。因此,我得拥有选择访客的权利和责任,所以,我不能属于任何人,我只属于我自己。

总而言之,如果真的能让我选择我的未来我的路的话,我希望我是一座长在山上,能给予需求的,很坚强的树屋。也许人们都会觉得我傻呆呆,有时我也这么认为,但我真的希望我是这棵有着隐秘想望的树。